推广 热搜: 020  新年  公司  苹果  皮具  企业  卓依婷  生产线  腾讯  塑料周转 
标签: 硅胶娃娃    实体娃娃    体验店    专辑: 硅胶娃娃 日期:2020-07-23     播放:40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        深圳有一家硅胶娃娃体验馆,叫“爱爱乐”,从这步行到深圳最大的富士康厂区只要15分钟,租一间独卫主卧的价格低至每月260元。

 

老板李博13岁去福建做鞋厂工人,深知农民工的需求得不到充分满足,“一层楼只有1间厕所,自慰也找不到地方。”

 

硅胶娃娃本身价格不菲,基本款要一万元上下,“爱爱乐”体验馆面向厂兄厂弟,收费188元1小时,开业2年来,已经服务了上千名客人,他们中有人体验后对李博说,“你就是我们光棍的救星。”

 

 

尽管李博已咨询过所有相关部门,确认此事“不违法”,这间硅胶娃娃体验馆仍备受争议,不断被人举报,为此他不得不低调行事,门口用来招揽顾客的4个娃娃也被搬进了店里。

 

 

老板李博13岁进社会打拼,做过鞋厂工人,卖过豆腐,开过餐馆和中介公司,都以失败告终,这家名叫“爱爱乐”的硅胶娃娃体验馆是他深漂十余年的最后一搏。

 

一次机会,李博从富士康工人的口中得知,如今工厂的男女比例已严重失衡,“一条线300多人才40多个女的”,更极端的例子是,一个280块、最便宜款的充气娃娃,6个同寝室的工人集资购买、轮流使用。

 

爱爱乐体验馆周围楼房密集

 

富士康厂区的广场舞队伍中有不少男人的身影

 

李博对此感同身受。十五六岁时他住在工厂分配的12人宿舍里,一层楼只有一间公共厕所,自慰也找不到地方。

 

开一间硅胶娃娃体验馆,国外有成功先例。2017年2月,全球首家硅胶娃娃体验馆在巴塞罗那开业,没几天就被客户全部订满,24小时不打烊。一年后的世足赛前,俄罗斯首家性爱机器人酒店挂牌营业,创始人认为硅胶娃娃可以缓解部分男性的攻击性行为,让他们的性幻想在体验馆里变成现实。

 

李博将这个想法告诉身边人,几乎所有人都说他“想钱想疯了”,5个合伙人也在亲身体验后纷纷退出,原本说好的投资变成借款,但李博坚信“性是刚需”

 

2018年9月,筹备7个月,投资30万的“爱爱乐体验馆”正式开业,定价188元1小时。李博说巅峰时一天能有40多位客人,每隔两三分钟他就收到一次付款。娃娃每使用一次就要清洁消毒,李博和店员跑上跑下清洗娃娃的身体,客人们则沉默地坐在小板凳上刷手机排队,体验过后匆匆离去。

 

 

我们到达体验馆的时间是6月的一个下午,门口贴着“未成年人和女士勿入”的告示牌。一楼是会客厅,鱼缸的前面摆放着茶桌和两张沙发,李博常留客人在这喝茶小坐。二楼有8个房间,7个娃娃已经梳妆完毕坐在房内等候,余下一间浴室尚在改造。

 

李博相信“和气生财”。每当有客人来,他便殷勤地迎上去叮嘱“上楼慢点”,体验完下楼,他会递上一根烟,添上茶水,邀请客人聊天。我们探访的三天内,先后来了15名客人,但只有两成不到的客人愿意坐下。客人会谈论娃娃的美丑、手感和第一次使用娃娃的性体验,来的次数多了,每个人的背后都是一个故事。

 

我们分别采访了客人、女性化妆师和老板,以下是他们的自述:

 

人物一:硅胶娃娃体验馆客人 拉基 20+岁

 

一名工厂客人与娃娃坐在一起

 

我们同事里就没女的 

 

我是修飞机的,已经干了两年了。这份工作听起来特别高大上,实际上又脏又累,特别耗时。上白班的话5点30就要起床,坐公司班车到机场差不多6点30,然后就打卡工作,有时夜里11点多才能下班,第二天19点接着上晚班。

 

我们和开飞机的不一样,检修飞机都是根据英文手册上的指示来,固定一周、一个月或半年检查一次,在天上飞的飞机出现故障了,我们是实时监控的,所以会有大段在值班室等待的时间。

 

 

有些活还很脏,比如冲洗飞机的油箱,我们得把油箱里的油都排出来,油箱的刺激性气味又毒又冲,我们要一直在那呆着,穿防护服有时也没用。就因为这样,我们同事里就没女的,我大学学的就是这个专业,一个学院300多号人才7个女的,大学四年基本上没跟女的说过话。

 

有了性爱机器人,我一定第一个尝试 

 

硅胶娃娃对我们这种工作强度大、工作环境接触不到异性的人来说,吸引力是很大的。我之前就听说过硅胶娃娃,但我住的是公司宿舍,买一个回去也不方便。五月中旬听说这里有一家体验馆就来试试。

 

说实话第一次体验挺失望的。我是比较保守的那种,黑的我接受不了,太小的娃娃感觉很奇怪,选的是东方面孔、中等身材、穿白色花边睡衣的娃娃。我在上面待了快1个小时,因为没摸过真人,所以也不好说触感和真人有没有差别,就是觉得体验不如想象。首先她很重,我搞了半天才摆好一个姿势,觉得自己很蠢,其次我觉得这和自己解决没什么区别。

 

拉基选择的娃娃

 

我本身性格比较内向,朋友圈发了没几分钟就想删掉,最后索性就不玩了,对找女朋友这件事我还很迷茫。

 

要说工作环境接触不到女性,身边男同事却都有女朋友了。高中时候也有互相喜欢的女生,但那时只顾着做题,没心思想别的。大学也追过其他学院的女生,被拒绝了之后就有点虚无。这不是开玩笑,我们这个年代的人普遍都有这个倾向,就算你完整地读过大学,也未必能赚得到钱、娶得到老婆。

 

富士康北门下班的工人

 

其实我本身喜欢读书搞研究,但家境不是很好,弟弟在上小学,我妈一个人带着他还在租房住。所以我当然要先给家人买房子,这之后才有空考虑感情的事。

 

如果技术改进了,有了性爱机器人,我一定第一个来尝试。

 

人物二:硅胶娃娃化妆师 老妖 29岁

 

 

谁说男人不喜欢女人化妆?

 

我开的两家美甲店就在爱爱乐附近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每隔两三天会来这里给娃娃化妆,一个10块钱。

 

化妆前后的娃娃差别可大了。谁说男人不喜欢化妆的女人?如果娃娃没化妆,客人都会专门跑下楼跟老板说这娃娃怎么一点气色都没有,好吓人。

 

我现在给娃娃化妆一般先打底,再上腮红,然后是口红和眉笔,最后是假睫毛和眼影,7个娃娃半小时左右就能化好。

 

娃娃化妆前、化妆后

 

一开始化5个娃娃都要三四个小时,因为它是硅胶材质的,和人脸不太一样,有时候娃娃的妆化不开,脸上一坨坨的,像长疙瘩一样,我还要帮它擦掉重来一次。

 

后来我越来越熟练,才知道给娃娃用的口红眉笔要比给人用的高档,不然不好上色。给娃娃粘假睫毛的胶水用的是补鞋胶,不然粘不住,还可能把娃娃整报废了,之前我就报废过一只。

 

给娃娃描眉

 

“怎么会有男人来玩这个?” 

 

其实我并不缺这份钱,给娃娃化妆一半是好奇,一半是给老板帮忙。这家店刚开的时候,就在我们整个小区引起了轰动,客人来我们店里洗脸做指甲都会问爱爱乐究竟是干吗的。那时店门口摆了4只只穿内衣的娃娃,远远一看还以为是真人。有人说这家店是卖内衣的,有人说这里是做皮肉生意的,还有人说是卖充气娃娃的。

 

要不是门上挂了个“女士勿入”的牌子,我和几个朋友早就想过来看看了。刚好去年下半年他们店缺人化妆,我就故意来问一下。上楼之前他们店员还让我做好心理准备,说好多人第一次来都被吓到了。

 

结果我一上去,二楼灯都没开,五个娃娃坐在房间里就像女鬼一样。回去我跟客人讲这里的娃娃是提供性服务的,他们都哈哈大笑,觉得很奇葩,怎么会有人来玩这个?还有人说宁愿接受男人出去玩都不能接受男人玩娃娃。

 

 

其实我们都算走在社会前端的,我20岁就生小孩,现在孩子都9岁了,和前夫离婚后我一个人独立抚养。朋友过生日,我给她送的礼物都是情趣玩具。

 

男的如果好奇偶尔来玩一次,我觉得能理解。工厂里本身女的又少,很多都去做服务业了,而且现在女的这么现实,稍微差一点的男的都找不到女朋友。我们美甲店只是灯光比较昏暗,我和几个朋友坐那看店的时候,都经常有男的进来问有没有按摩的,甚至有男的进来后就不走了。

 

老妖开的美甲店

 

人物三:硅胶娃娃体验馆老板 李博 34岁 

 

李博

 

骨头从肉里戳出来,还有客人选它 

 

来我们店的客人,七成是周边工厂上班的工人,三成是从网上看到专程来试的白领。

 

白领和厂兄很容易分辨,穿得比较时髦、走路抬头挺胸、对性比较坦然、使用过的娃娃损耗较小的一般就是白领。工厂里做事的人喜欢穿拖鞋裤衩、进来后扭扭捏捏、担心自己被嘲笑,使用过的娃娃也会比较夸张,最常见的是摆成一字马,各种高难度动作,还有揉成一坨,甚至把娃娃折断的。

 

 

无论是白领还是工人,有4成客人第一眼都会选中我们的头牌娃娃。长相是熟女类型的,身高165厘米,大胸,身材丰满,重120斤。其实这种大娃娃抱起来很沉,摆个姿势都要半天,但这个就算被玩得眼睫毛都掉了,骨头从肉里戳出来了,还是有客人指定要选它。男人都喜欢新鲜感,一般娃娃两三个月报废了就换下一批,这个形象太受客人欢迎,我就给它换了两次身体,用了1年多才下岗。

 

其实无论什么身材长相的娃娃都有人喜欢,按理说身高140~155厘米,50~70斤的娃娃玩起来最方便,但1米7,140斤的黑人娃娃也有人选,而且还都是本身长得比较矮小的男人。男人也不是都喜欢大胸,我买过一只微胸、身材细长的娃娃,选的人也不少。

 

 

很多客人跟我说娃娃太沉、摸起来和真人不像,但就算这样,店里还是不缺生意,这是为什么?因为当人的性需求亟待满足的时候,是饥不择食的。所以我们这的回头客八成都是厂兄厂弟,他们除了来我这,没有其他途径能更好地解决性需求。

 

白领一般都是好奇来体验,很少会来第二次。有女朋友让男朋友来,自己坐在下面等他的。附近做药材生意的,老婆怀孕了,默许老公每月来2~3次,男的也很老实,孩子出生后就没再来了。

 

 

富人里也有来玩娃娃的。我见过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小伙子,一身名牌,每次都是一个口罩、一个鸭舌帽标配,专程从北京打飞的过来玩娃娃,还玩了两次。虽然没和他聊过,但一趟路上就要花三四个小时,这得有多大的动力啊。

 

有一个开着迈巴赫来的纸箱厂老板。一来那架势就不一样,人还在车里就对着店里喊:“快找个地方给我停车!”怕车停在路边被刮坏了。50来岁的人,家庭观念非常浓厚,玩了二十分钟就下来跟我说,“这个感觉还是非常一般”,但也来过两次。他说自己不敢出去找小三,会家破人亡。我猜这300来人的厂可能有他老婆的功劳。

 

老板李博在店门口

 

性处于人性的灰色地带 

 

干这一行能接触到很多人的阴暗面。

 

有客人把我这当发泄馆。店员进去给娃娃清洗身体,发现娃娃用毯子盖得严严实实的,以为是个有素质的客人,结果掀开一看,乳房被人用刀片割了一大半,骨架切不开,只能折断。想想有点恐怖。我更愿意把他们想成是好奇或者没弄懂怎么使用娃娃,所以之后客人进去我们都会告诉他娃娃的关节要往哪个方向掰,友好地提示“不要太暴力”。

 

 

还有偷东西的。有个客人每来一次我就丢一次充电宝,最后一次被我们抓住了,他一下就脸红脖子粗,所以我不认为他是惯偷,只是比较贪便宜,想把玩一次娃娃的本钱偷回去。娃娃身上的小喇叭也被偷过,这个喇叭会发出喘气和呻吟的声音,不过这个偷回去也没用,因为喇叭的开关在娃娃的乳房里。

 

 

当然也不全是负面的。99.9%的客人在使用娃娃前都会要求换床单,过程中都会戴安全套,有的还会自己带床单和安全套来,这说明人们的安全意识是足够的。

 

食色性也,性是一件不需要害羞的事情,我鼓励客人坦然说出自己的性需求,但不能否认,性处于人性的灰色地带,有一些客人我会拒绝。

 

来过4~5个未成年人,穿着校服,羞涩胆怯地问我“叔叔我可不可以玩娃娃?”我会直接拒绝,叮嘱他们“多读书多学习”。我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引导他们去正确认识性。

 

 

如果下家店能开成,我会尝试解决“好色勿滥”的问题,规定客人一周只能来一次。这么多年的经历告诉我,性是美好的,但纵欲会毁掉一个人

 

“你就是我们光棍的救星” 

 

开店不到两年,我经常听到客人下来跟我说:“你就是我们光棍的救星。”

 

我老乡厂里100多个人,只有3个女的,还都是有家有口的。所以现在工厂里只要是个女的就是厂花,一堆男的围着转,厂长这种级别的才能追到,剩下那些没女朋友的男的怎么办呢?

 

我们店里刚开张的时候,曾经来过一个高高帅帅的工人,如果我是女的,只看颜值肯定嫁给他。他听别人说这里可以玩硅胶娃娃,但身上只有100块。当时我和朋友在店里谈事情,没怎么理他,他就一个人坐在店里不走,没有一点害羞的感觉,一直跟我讲价“老板你就让我玩一次吧”。

 

旋转楼梯通往二楼

 

最后我让他上去了。玩了1个小时20分钟才下来。第二次来又没带够钱,只给了150块,我也让他上去了。如果不是只有这个地方能解决他的需求,一个大男人也不至于两次都这样。

 

在工厂里做事的人,大多出身农村,心思单纯,出去外面也经常被女人骗。和我聊过的客人里就有十几个被骗过的,其实都是套路,但他们识别不出来。比如说在网上认识一个女的,去到对方家里,一见面就进来几个人说要抓奸,身上的手机手表和几百块现金全被拿走。前几天我还听说有个工人被骗了1万3,这是什么概念?一个普通工人省吃俭用一年才能存下来这么多钱。

 

店员给娃娃梳头

 

不仅是年轻小伙子,老人的性需求更是被忽视的。有个在这边帮小孩看房子的70岁大爷来这里,反复确认会不会被警察抓,担心被儿子儿媳妇知道。他上楼后选了一个小个子的娃娃,半个小时后他下来跟我说,“这个东西对我们这种人来说很好。”

 

跟他聊了之后才知道,他老伴人在老家,找小姐他嫌丢脸,平时性需求没法解决。他觉得玩娃娃既不会被抓,又不会被敲诈。后面他又来了一次,说这里天气太热,要回老家了。我估计他回老家,性也占了一部分原因。

 

创业这么多次,我悟出来一个道理,有价值的事情一定有市场。这间硅胶娃娃体验馆的价值就在于给正儿八经有需要的人提供服务。强者有能力去解决自己所需,真正需要理解和关怀的是弱势群体,所以我不仅提供服务,还乐意和客人聊天。经常有人问我,每天接触这些负面的东西,怎么还能保持积极向上?我说是因为看见了他们,才感觉到自己的价值存在。


 更多“爱爱乐”硅胶娃娃体验馆相关视频请点美造人视频
打赏
更多>推荐视频
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湘ICP备10024545号
Powered by国联商务网
国联商务网行业图标